梦断黄海 赫德篇 正反两面的国际友人(上与庚子风波)
分类:人生感悟 热度:

亦正亦反的远方好友

  踌躇满志(上)

  当时的海关对于中国人来说绝对是个新奇货,什么国际法国际惯例关税条约等等对于靠八股取士的官爷来说绝对是天上来的东西。

  反正你们是用武力撬开了我们的大门,我们开门就是,但这事情实在是太丢脸,所以你要怎么做,只要不过分,我们不想管也不想谈,至少不想深谈,意思意思就好,假如太认真了,就伤面子。

  所以海关这些东西,我们只能意思意思,反正认真了也是做不好的,不过在里面中饱私囊一下是可以认真认真的,究竟有油水流过。
  所以一个很悲伤的结果,后来的洋人帮办海关,治理的效率跟中国人自己治理的实在是天壤之别。说刺耳点,假账也得像个假账的样子,不能看上去就是假账。
  假账要做的天衣无缝是很困难的,必须跟实际不能出入太多,一来二去,假账越来越真,至少数据的汇总是要越来越真的,在有力制度的框架下,必须得完全符合真实情况。

  连阴险狡诈的李泰国,都费尽心思要把鸦片走个海关,给他打上税来通过海关,以他影响力和当时清廷的腐败堕落,勾结几个汉人蛇头,在把几个军爷拉来入个股,独家一人干起走私岂不是对自己更暴利?何必费这个心去服务广大的英国人民。
  我倒以为这是遵守制度的深入人心,连内心被魔鬼吞噬的人,都知道要按规矩来,就算是变成了魔鬼去吞噬别人的心,也要按魔鬼的规矩来。

  1853年,上海爆发了小刀会起义,江苏巡抚吉尔杭阿与美、英、法三国驻上海领事进行谈判,浊世当中首先要保住的是钱袋子,海关就是钱袋子。谈判后一致同意英美法三国与中国共同成立税务治理委员会治理中国海关。

  对于这个结果,清廷以为洋人去征洋货的税,还要交给清廷,最关键是不掉天朝上邦的面子,看起来还有点以夷制夷的感觉,实在是没有理由不接受。
  从此以后“邀请”洋人“帮办海关税务”就成了惯例。李泰国就是这些人中的老前辈。

  李泰国因舰队事件被解雇以后,赫德接任海关总税务司,从此开启了一个崭新的海关时代。

  赫德,1835年2月20日生于英国北爱尔兰贝尔法斯特西南之阿尔马郡,1854年,英国外交部招考去中国服务的外交职员,赫德被免试录用,任职于宁波领事馆的翻译。

  可能赫德上辈子就是个中国人,对于一般外国人而言,尤其是日耳曼语系为母语的外国人,汉语是难于登天的。但赫德到了中国很快就成为了中国通。比从小在中国长大的李泰国还要通。
  不止于一般的汉语翻译和官方书籍,连易经、孟子、诗经、大学、中庸之类连以汉语作母语的国人都比较晦涩难懂的书,对他却不在话下。


  1858年3月,赫德奉命来到广州,在英国驻广州领事馆内任二等副翻译。在这里,赫德熟悉了清朝官场中的种种礼节和惯例,并以谦恭有礼、举止大方得体和一口流利的中国话,与两广总督劳崇光等地方官僚建立起良好私人关系。凭借这种关系,赫德也干起了间谍的勾当。他在给英国驻华公使提交的备忘录中,正确汇报了咸丰天子对各国公使进驻北京不满、阻挡英法联军的任务将由僧格林沁负责等情报。

  在劳崇光的邀请之下,赫德辞去广州领事馆的翻译工作,任广州海关副总税务司。
  在海关系统里干活,自然就要接触到李泰国,李泰国觉得这个赫德聪慧伶俐的中国通,肯定能帮助他完成大业。

  然后就开始了前面所讲的舰队事件。
  赫德作为李泰国的代言人,代替李泰国前往北京述职时,却意外收获了恭亲王的芳心。

  在北上的路途中赫德在日记写下“我必须时刻牢记,海关是中国衙门,而非外国机关。既然如此,每个工作职员都必须围绕中国的利益开展工作,幸免得罪中国,或引起中国人的反感”。

  赫德与恭亲王的头号亲信、总理大臣文祥见面时,他事先预备了九份文件,向文祥具体讲解了长江口岸通商、税务等题目。文祥对此不明觉厉,更重要是李泰国事飞扬跋扈、颐指气使。而赫德则是温良礼让,而且熟悉中国国情,汉语流利。这跟李泰国相比实在是相差太大。恭亲王直接就称呼他是“我们的赫德。”当场给他涨了一倍工资。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一篇:廊坊市北旺乡党委书记、乡长以权谋私 陈桑园书记中饱私囊 下一篇:四平市几位遭遇不公的“农民”种山葡萄受政治陷害及公安追捕通缉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