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度市文化执法局伪造证据,欺骗诈骗违法坑人法院,坑害老百姓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事情起因:2013年10月,平度市红旗路西通拆迁开始,平度市文化执法局受平度市市委市政府同一安排,负责桥北村郑州路西侧门头房的帮包工作,具体工作为负责拆迁户的动迁工作。我在郑州路有与本村村民范振刚、李学进兄弟三人、孙某有合作建设门头房一处,当时约定由我出资建设,对方出地皮,建成后我有十年的使用权和出租收益权,因拆迁时尚未到期,经平度市文化执法局帮包小组成员付晓、邹少为协调,我与范振刚和李学良李学进两兄弟分别达成口头协议,约定由这两户分别支付我房租损失45万元,于2013年11月15日前付清,逾期按月息1分的利息支付违约金,随后,拆迁办安排测绘职员对待拆除房屋进行了丈量,拆迁队对房屋进行拆除。
  2016年,因范振刚及李氏兄弟二人迟迟不履行承诺,我将范振刚告上法庭,要求范振刚补偿损失及利息,为便于法庭查明事实,我在平度政务网向平度市文化执法局反映题目,2016年11月17日,文化执法局出具了个《关于对政务网(056046)范建光反映红旗路西通拆迁题目的补充说明》,该说明对以上事实进行了确认,并将该说明投递李园办事处和市拆迁指挥部存档,李园办事处派李克军主任去文化执法局核实,工作职员称与事实相符。


  2017年2 月23 日,经平度市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对以上证据予以采信,判决被告范振刚赔偿我损失45万及利息损失,被告不服,上诉至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年5月4日在青岛中院开庭时,主审法官张锐最后让我联系文化执法局,根据合议庭合议研究由文化执法局出庭作证。庭审结束后,张锐法官跟文化执法局电话联系核实情况,文化执法局又打电话给我问情况,我又跟张锐法官求证,张锐法官讲他打电话对补充说明的来由和真实性跟文化执法局进行了核实,情况属实,遂于2017年5月18 日作出终审判决,维持原判。在此期间,范振刚曾对文化执法局提起行政诉讼,平度市文化执法局在其答辩意见中称:其所作出的《补充说明》是对动迁工作中所了解的事实情况的真实反映(见平度市人民法院行政裁定书2017鲁0283行初61号),平度市文化执法局在行政诉讼中再次认可《补充说明》的为当时的客观事实,事情本应就此结束,但范振刚不断的到文化执法局和政府上访、缠访,去纪委举报,文化执法局局长刘成爱亲口讲范振刚以死威胁,要求平度市文化执法局另出一份对他有利的文件,2017年8月14日,平度市文化执法局为平息信访矛盾,捏造事实给范振刚出具了《关于政务网056046范建光反映红旗路西通拆迁题目的补充说明的情况说明》,(见下图)该说明前后矛盾,先是承认工作期间对他们之间存在纠纷比较了解,马上又全面否定了2016年11月17日《补充说明》中的核心事实





  2017年11月9日,范振刚持平度市文化执法局出具的第二份《情况说明》向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听证,我当庭指出这份证据是伪造的,平度市文化执法局对同一事实,前后出具了两份自相矛盾的证实,到底哪份是事实?相信每一个有知己的人都会做出判定,假的真不了,真的假不了。请问文化执法局:你们在政务网上白纸黑字的答复是糊弄老百姓的吗?官网上的内容都是假的?政府部分的公信力何在?你们为了摆脱纠缠,就可以捏造事实置当事人的正当利益于不顾,假借局党委会的名义伪造证据,难道第一份说明未经过局党委会研究?
  事实真相如何,一个有着正常思维的人不丢脸出,在双方未达成补偿的情况下,第一,我不会给腾出屋子,第二,涉案房屋不会这么快拆除,我们的确在文化执法局协调下达成口头协议。
  事实就是如此,却被文化执法局弄得如此复杂化,为了这场没完没了的诉讼,我身心俱疲,更令我失望乃至无望的是文化执法局个别工作职员和法院个别职员的冷漠和不负责任,“人而无信,不知其可”,文化执法局,让我们老百姓如何相信你?
  接下来谈谈参加这场诉讼的感想,那就是:即使你有天大的冤情,打官司之前请三思。即使你再有理由再有证据,不一定会碰到什么人什么事,比方说这次在中院再审听证的事吧,在听证会之前,我和范振刚的案子已经生效并申请执行了,然而,中院的法官翟连颇在听证会之前就电话指挥平度市执行局停止执行,公然越权干预执行,其背后是不是隐藏着见不得人的交易?听证会开庭时,我直接提出申请翟连颇回避,他马上安排两名法警站在我身后,拒不回避,也未说明理由,听证时,法官让我陈述,我指出第二份证据为伪证,要求法庭以伪造证据妨害民事诉讼的事由查处,我还没讲几句,法官不让我讲了,对我正常公道的诉求置之不理,我请求他们找二审法官核实电话情况,也没人理睬。事后,我到中院官网上反映当事法官的违纪违法行为,至今也未收到任何处理结果。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一篇:保姆作恶频发,法律在哪? 下一篇:命运如果不宠你,请别伤害自己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